上官婉儿的墓志透露历史的真相

传统正史和传世野史中婉儿的形象晦暗不明,而借助新公布的出土墓志,婉儿的形象或许可以逐步接近历史线日,西安,陕西考古博物馆试行开放,上官婉儿墓志首次面向公众展出。视觉中国 供图

上官家族虽是书香门第,但当时的婉儿根本不可能接受家庭教育。她后来的一身才学,都是在宫中接受系统教育所学。婉儿在武则天时代的地位凸显和中宗时期的强势崛起,既有个人的努力,更有宫廷的培养和历史的进程使然。中国古代,皇帝与宰相争夺朝政决策权的一个重要路径,就是在宫中组建内朝,通过严重依附皇权的内朝决策,取代宰相外朝决策。在内朝供驱使者,多是皇帝信任的男性文士。武则天以女性身份日月凌空,这就带来内朝决策的身份不便问题。据出土的唐人司马慎微墓志,武则天在载初元年(689)下诏天下“求诸女史”,征求有才学的女性入宫掌管诏敕起草。司马夫人李氏通过这次征召入宫,承担起大量日常文书行政工作,“墨敕制词,多夫人所作”。

武则天晚年因迟迟不肯传位,与太子李显、相王李旦、太平公主产生权力之争。同时,武则天试图以男宠张易之、张昌宗为中心打造新的内朝班子,在事实上分割了婉儿参决“百司表奏”的权力,与婉儿等宫中女官集团矛盾渐深。神龙元年(705)正月,李显在张柬之等怂恿下,决定联合弟弟相王、妹妹太平发动政变夺权。

婉儿与太平年岁相仿,同在宫中长大,“共游东壁,同宴北渚”,经常一起游玩宴饮,情如闺蜜。在太平的游说下,婉儿决定代表女官集团站在政变集团这边,对武则天封锁了外朝和禁军异动的消息。正月廿五,政变发生,太子李显和张柬之率军,在婉儿接应下,进入武则天居住的迎仙宫,斩杀张易之、张昌宗,逼武则天退位,是为神龙政变。

神龙政变后,李显二次登基,是为中宗。为解决相王、太平和张柬之等政变功臣过于逼迫皇权的问题,中宗一边打压相王、张柬之,一边着手拆散太平与婉儿的政治联盟。中宗竭力拉拢婉儿,将其品阶从才人(正五品)直接提升为九嫔中排名第二位的昭容(正二品)。据学者研究,婉儿曾任的才人、婕妤(正三品)、昭容等,都不是嫔妃,而是和嫔妃同等品级的女官。

婉儿父亲上官庭芝是中宗当年封周王时的旧臣,又和太平交好,故成为各方势力都可以接受的人物。中宗让她“专掌制命,益委任之”,进而“用事于中”,进入宫廷核心决策圈。中宗派婉儿出马拉拢武则天侄子武三思派系。婉儿不辱使命,促使武三思归附中宗,借助武三思的力量帮助中宗解决相王、张柬之等人功高震主问题,在一定程度上稳固了中宗皇权。

中宗巩固皇权后,逐步将权力交给武三思、韦皇后、安乐公主等人打理。安乐既是中宗韦皇后爱女,又是武三思儿媳,这一身份激起她要当皇太女的野心。太子李重俊储位不稳,认为这一切都是拜武三思、上官婉儿所赐,遂发动景龙政变,在诛杀武三思后打进皇宫,要求中宗交出婉儿。但婉儿推动中宗策反跟随李重俊兵变的禁军将士,成功平定了政变。

婉儿在政变中虽大难不死,但也心有余悸,开始与韦皇后、安乐公主划清界限,重新归附以相王、太平为首的李唐皇室阵营。根据新公布的墓志,婉儿见韦皇后“侮弄国权,摇动皇极”,要谋朝篡位;贼臣“递构,欲立爱女为储”,要拥立安乐当皇太女;“爱女潜谋,欲以贼臣为党”,安乐在朝中结党营私,向中宗“泣血极谏,扣心竭诚,乞降纶言,将除蔓草”,要求限制韦后和安乐的权力。

中宗听完婉儿的奏请后,不能痛下决心。婉儿“觉事不行,计无所出”,反复考虑后采取三项措施,一是“擿伏而理”,继续揭发韦皇后和安乐的大逆不道言行,中宗不听;二是“辞位而退”,要求辞去昭容官位,退为民女,中宗不许;三是“落发”出家为尼,中宗否决。婉儿万般无奈之下,“饮鸩而死”,几乎命绝,中宗“惜其才用,慜以坚贞”,下令御医不惜任何代价抢救,终于把婉儿从鬼门关前拉回来。

身体恢复后,婉儿再次上表中宗请求自降身份为婕妤,避免因处于核心圈子而在将来的政治斗争中被清算。中宗看到了婉儿的刚烈,“再三方许”。据《景龙文馆记》,婉儿“自通天后,逮景龙前,恒掌宸翰”,执掌诏敕的时间大致在武则天万岁通天年间到中宗景龙年前,可知景龙年间后期,婉儿确实不再执掌诏敕,逐步从权力中心引退。

景龙四年(710)六月初二,中宗突然驾崩,韦皇后秘不发丧,企图效仿武则天女主登基。太平、婉儿在起草中宗遗诏时,要求推举相王辅政,以制衡韦皇后。不料遗诏正式公布时,关于相王辅政的内容被删除,韦皇后的野心昭然若揭。

有学者认为,李隆基杀死婉儿,意在彻底铲除武则天以来的女性干政势力。这确实是李隆基的一层考虑,但更深的一层,恐怕是李隆基看着婉儿,想起了姑姑太平。

李隆基发动唐隆政变的目的,不止是挽救李唐皇族,更是为了夺取皇位继承权。随着政变的成功,他与姑姑的关系将从同盟者转变为竞争者。在政变中趁乱杀死太平的重要助手兼闺蜜婉儿,必将大幅削弱姑姑的力量,有利于在将来的斗争中占据上风。不管婉儿是否反对韦皇后,是否支持相王辅政,她都必须死,因为她是太平的人。这,才应该是李隆基必须要置婉儿于死地的真正和最重要原因。

唐隆政变后,相王二次登基,是为睿宗。鉴于李隆基此时掌握禁军,睿宗和太平公主被迫立其为皇太子。这一时期,朝堂上存在着睿宗、太平和太子三股政治势力。李隆基为夺取最高皇权,从入主东宫时就开始策划逐姑逼父。睿宗遂与太平联合对抗李隆基,其中的重要手段就是为婉儿。

也许是为照顾李隆基颜面,墓志中没有写明婉儿被杀的真实情况,只是隐晦地说“亡身于仓卒之际”,但这不妨碍太平私下在民间广泛传播李隆基指使甚至亲手杀死婉儿的真相。婉儿墓志的书写模式极力向人们暗示,李隆基敌我不分,为了一己之利不惜杀害心系皇室的功臣,如此颠倒黑白之人,怎么有资格做我大唐的太子!且婉儿生前手握称量天下文士大权,是文人心中的精神领袖。太平将婉儿被太子杀死的真相公之于众,将自己与婉儿的闺蜜友谊大白天下,无疑能对李隆基威望构成重大打击,在舆论上形成废黜其太子之位的声势。

不久,玄宗动用禁军杀死太平逼睿宗交权的阴谋暴露,睿宗命玄宗巡视边疆,试图将其调离京城,动用野战军将其废黜,玄宗抗命不从。先天二年(713)七月,太平公主意欲在初四用下毒或兵变手段杀死玄宗。七月初三夜里,提前得知消息的玄宗抢先动手,率禁军诛杀太平公主党羽,随后攻打太上皇,逼得睿宗欲跳楼自尽,又命太平公主自杀。

玄宗逼睿宗交出全部权力、成为真正皇帝后,开始了对婉儿的清算,下令平毁其坟墓。考古工作者在发掘婉儿墓时,发现墓葬遭到大规模人为破坏的痕迹,印证了玄宗毁墓的史实。玄宗还在官修史书中极力诋毁婉儿,污蔑其祸乱宫闱,刻意削去婉儿与韦皇后、安乐公主斗争的史实,以证明婉儿被杀纯属罪有应得。丑化婉儿就等于否定睿宗太平,就是论证玄宗提前登基和政变夺权的合法性。

发表评论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You may use these <abbr title="HyperText Markup Language">HTML</abbr>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