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旅36团(186团前身)战斗历程

抗日战争时间,江苏省萧县、铜山、安徽省宿县、灵壁4县交界的津浦铁路徐州、夹沟段两侧南、北50公里、东西40公里的地区,是中国领导该地抗日军民创建的萧宿铜灵抗日根据地,简称萧铜。这里是新四军第四师第36团诞生与成长的地方。

1940年5月,八路军陇海支队第一团(即诞生在萧铜地区的孙象涵团),为开展萧铜地区的抗日游击战争,创建便于本团筹款、扩军的后方基地,经上级批准,派该团二营营长亢为德、政治处副主任朱德群率第六连从皖东北地区北上萧铜开辟抗日根据地。因营长姓亢,人们就习惯地称为:“亢营”。其实壮大为营,还是一年以后的事。

由于该地区紧靠徐州与津浦铁路,日寇控制甚严,顽固派也相争甚烈,日伪据点、顽军据点很多,土匪、杂八队也在横行,“亢营”处境十分艰苦。1941年5月,新四军第四师完成豫皖苏边区艰巨的反顽斗争任务后,奉命转战津浦路东的皖东北地区,萧县、宿县西部地区逐渐伪化、顽化,萧铜地区环境更加艰险。当时“亢营”不足百人,活动地区仅铁路西侧1个乡,正如当时顺口溜说的:“南北10华里,东西一弹穿,队伍1个连,干部十二三。”其斗争条件之艰苦可想而知。

在这时,萧县抗日民主政府许西连、冯蕴言等在皇藏峪一带成立许为主任的“萧东办事处”,轩为区长的第九区区公所是该办事处的唯一下属单位,1941年5月末,豫皖苏区党委书记吴芝圃来宿东部署边区工作,许西连和朱德群去汇报情况、请示工作,返回时又带回一些银元。不久,上级又派朱玉林、路少堂、王尚三等同志来萧东办事处工作,他们与朱德群一起奉命组建“萧东临时县委”,这几个因素使“亢营”斗争环境有所好转,但对日伪、顽军的战斗十分频繁。

1941年6月初,萧县顽县长朱大同(叛徒)企图乘我立足未稳,一举搞垮我们,纠集土顽窦远辉部70余人向我进犯。“亢营”和九区区队在朱德群、许西连等指挥下设伏于皇藏峪南山口和汪庄附近之东西峡谷,给顽军以突然打击,顽遭伤亡后仓惶逃窜。仗虽小,却鼓舞了大家坚持斗争的信心。同年7月初,许治远等同志因事经天门寺,突然与顽王宏宾部100余人遭遇,许等先发制人,以手榴弹、驳壳枪向敌开火,顽军摸不着头脑,一时无着,许等乘机迅速摆脱敌人。顽军也同时逃走。同年8月,“亢营”来铁路东活动,又先后在马楼、姜楼伏击从阚疃、杨楼出来“扫荡”之日伪军。

在“亢营”不断取得胜利之时,发生了两件不利的事,一是“亢营”副营长吴端胜企图率六连投靠顽军,遭连长蔡书仙坚决反对未逞。二是营长亢为德病情严重,拟在时村办理“良民证”去南京治疗,敌人发现被捕,坚贞不屈,死于狱中。这增加了“亢营”的困难,也因此更加激励了大家的斗志。

新四军第四师首长十分重视萧铜地区的武装斗争,把它看成收复豫皖苏边区的跳板。于1942年1月调9旅25团政治处主任顾寒星带领该团政指范文典、刘明川、滕乃彬等来“亢营”工作,将“亢营”改编为萧铜独立营(亦称9旅独立营),顾寒星任营长,王一平任政教。这时,“萧铜办事处”、“萧东临时党委”也奉命改为“萧铜办事处”、“萧铜县委”,许西连、朱玉林分别为主任、书记。萧铜津浦路东、西地区的地方武装也有发展,遂将路西九区区队等单位改编为独立营一、三连,路东原第六连等武装编为第五、六连。营长、政教随县领导机关在路东活动,指挥五、六连;副政教范文典在路西指挥一、二连。由于历史的习惯,人们仍称为“东亢营”、“西亢营”,只要任务需要,东、西“亢营”就集中作战。

独立营的编成后,强化了军政训练,严格了纪律,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得到严格地遵守,因此,战斗力有了新的提高。

1942年2月,顽王传绶部500余人分路进犯我路西地区,营首长灵活地指挥一、三、六连分路还击或伏击,歼敌1个排,获轻机枪1挺。同年夏、秋。多次打击铜山土顽刘子正、张立钓部。1943年3月灵北张小圩战斗中,独立配合旅歼灭顽军赵觉民、许志远部。这一仗改善了该营的斗争环境。

在萧铜地区的政权、武装建设均取得新的进展时,1943年冬,上级又派寿松涛、孙朝旭、李秉枢、李学智等干部来萧铜工作,加强了萧铜独立营的领导。

1943年春,新四军第四师参谋长张震来到灵北石集,经与有关同志研究,将宿东县的股北区、灵北县的游击区划属萧铜县,同时将萧宿铜灵办事处转由邳睢铜专署领导,又决定萧铜独立营扩编为淮北军区第三军分区(邳睢铜分区)萧宿铜灵总队,许西连兼总队长,寿松涛兼政委,顾寒星任副总队长,孙朝旭任政治处主任,萧铜办事处副主任吴端胜兼任参谋长(未到职),下辖3个营,总队副参谋长李秉枢兼一营(即“西亢”营)营长、范文典任政教;二营(即“东亢营”)营长李学智,政教王一平;三营(股北大队)营长张怀禄,政教冉宪义。

这时,萧宿铜灵办事处下辖7个区。每区有数十人至100多人的区队。敌军工作也成效明显。伪曹村区长杨沂,一直暗中与我合作抗日;曹村东边赵庄伪据点自卫团团长孙成绪、伪区队长盛曼侠是地下党派去的;三铺至夹沟铁路上的10多个岗楼都有我内线,有时白天就能掩护我们过铁路。桃山站一个日本兵也与我们暗中合作。由于这个地区战略地位重要,我与日伪、顽军的战斗却不曾减少。

1943年3月,顽军王仲廉部从铁路西过路东来配合苏北的韩德勤顽部向四师进犯,我萧铜总队提前对津浦路展开破击战,引起日伪军加强防护,借以迟滞王仲廉的东进行动。王部败兴西返时,却留顽军三十三师段海洲部在萧铜境内的官庄、后马家安设两个据点,勾结日伪与我斗争。

同年4月中,上级鉴于官庄据点对萧钢县危害甚大,命二十六团拔掉它,经数昼夜的战斗未果,主动撤出战斗。接着27团攻后马家据点亦未奏效。这两次战斗萧铜总队均大力配合,由于未达到战斗目的,顽军反动气焰更加旺盛。萧铜总队遇到新的困难,主力转向铁路西边打击顽军。

1943年夏季的一天,顽军王传授、刘瑞歧两部联合向我路西地区进犯,我总队指挥一、二营和三营1个连巧妙隐蔽、避其锋芒,待其扑空夜宿梧桐时,我乘敌无备,于翌日像击拂晓,对顽军突然袭击,歼数十人,获轻机枪1挺。

同年6月,总队寿松涛政委率领三营驻段庄。曹村敌人到阻沟寺抢粮。三营奉命以九连排长赵永胜率全排在草堂子伏击该敌,杀伤敌人一部,我战士田勇云、武思文等3人牺牲。

10月一天早晨,官庄敌人经栏杆过奎河到袁庄、新庄子等地抢掠,三营立即从老庄子攻击新庄子之敌,毙俘敌10余人,迫使敌人丢弃抢掠之物逃窜。

11月17日,总队一部在内线配合下攻入赵庄伪据点,俘伪褚兰区长阎维新以下50余人。

1944年1月的一天,后马家、宝光寺、马兰等地的顽、伪军合流,出动1000余人到我杨庄一带抢粮,适逢我总队驻伊桥、房上、郑楼等村,总队首长果断地指挥3个营,适时迎击该敌,敌无备,在慌乱溃逃中,被我击毙数十人,生俘20余。全总队3个营一起战斗,这是第一次。

同年3月下旬的一天,后马家等地顽军又纠集1000余人到杨庄东南关庄抢粮,总队首长命六、七连对敌攻击,遭敌顽抗后,又令四、八、九连投入战斗,在我阵阵冲锋号的激励下,我攻势凌厉,敌人不支溃逃。此战除毙伤敌数十人外,还缴获1挺崭新的捷克式轻机枪。七连连长周纯朴、九连排长李惠田等同志光荣牺牲。

1944年四、五月间,第一营在宿北区先后进行胡疃与清水沟战斗,共毙俘敌100余人,获轻机枪1挺,步枪数十支。

同年5月17日夜,萧铜总队开始进行阚疃战斗,围攻阚疃据点,伏击逃敌、迎击援敌,前后历时5天,毙敌一部,生俘伪军300余人,获各种武器300余件。这一仗是萧铜总队进行的较大战斗,震撼了萧铜周围的日伪、顽军。

上述时间内,总队三营政教冉宪义他调,程祖光接任此职,总队副参谋长兼一营长李秉枢他调,刘为敬接任一营长。

1944年7月,萧铜总队奉命编为淮北三分区萧铜独立团。团长顾寒星,政委寿松涛。同年8月,四师首长率主力西进豫皖苏,顾团长率一、二营随四师主力西进,密切配合主力作战;第三营位于三铺、曹村间警戒,并掩护作战物资和伤员的运送顺利地通过津浦铁路封锁线。后来,第一营与警卫连奉调萧县总队作基干,第九连在政指鲁升亭、副连长张玉亭率领下,调宿西县总以作基干。上述缺编单位,先后由灵北独立团一营和股北区队分别补编。游集区队100余人由尹池清率领编入第二营,尹任六连政指。又升编两个区队组成团警卫连。萧铜独立团一如既往,仍不断与敌人战斗。

1944年11月初,三营驻徐州东南远郊之刘塘村,牌坊伪军1个排突然进入该村,被我全歼。不几天,我们又连续攻克牌坊、马兰、徐山3个伪军据点。共俘获伪军人、枪200余。在牌坊战斗中,我七连副排长吴长密、班长牛清春,八连班长吴德言表现英勇顽强,受到表扬。

1945年5月13日,三营奉命围攻贡山伪据点,在第二营配合下,赶走了该敌,拔除该据点,这一胜利,也吓跑了官庄敌人。

5月下旬,二营于灵北母猪山与顽军唐广全部遭遇,歼敌一部。紧接着又在陈潭与顽三十三师张克修团发生激战,敌1挺机枪阻我前进,六连支部书记武成章从侧翼迂回过去夺来这挺轻机枪,使部队顺利通过,此战又歼敌30余人。

同年6月初,后马家顽军出来抢粮,被三营击溃;敌1个排进入王楼又被我二营歼灭,获轻机枪1挺,步枪数十支。

7月上旬,第二营配合三分区独立一团、二团进行睢宁城攻坚战,在东书院歼敌1个连,获机、步枪100余支(挺)。

同年8月初,八连排长吴德言率全排化装伪军进入马兰伪据点,一枪不发歼伪军1个排。与此同时,二营围攻牌坊伪据点,迫使敌1个中队投降。

1945年8月中旬,为了适应日本宣布投降的新形势,淮北军区第三军分区3个独立团奉命升编为新四军第四师第12旅。萧铜独立团编为该旅第36团。团长顾寒星,政委孙朝旭,副团长田宝瑚(不久,李学智继任),政治处主任程祖光,稍后钟志远任参谋长。一营长曾继银,政教岳芹;二营长李学智,政教苏达;三营长蔡书伦,政教康夫。这次升编,我团进入野战军行列。

升编不久,三营驻新丰以北3华里之中场村,夹沟日军不但不向我投降,还以掷弹简向我射击。三营实施反击,毙日军3人,残敌缩回夹沟。

10月初,36团对道庄子(亦称永安集)伪军刘永贵部进行围攻。10月7日发起总攻,激战后全歼守敌,俘刘永贵以下700余人,毙敌300余人,获轻重枪30挺,步枪700余支,战马20余匹,汽车1辆。这是我团历史上最大的一次战斗。

1945年11月,36团奉命编为华中野战军第九纵队79团。于12月下旬至1946年1月13日国共两党停战协定生效前,在纵队编成内先后参加了津浦铁路、陇海铁路的破击战斗,前者歼灭了桃山、三铺火车站之敌;后者歼灭了曹八集火车站之敌。在曹八集战斗中,三营营长蔡书伦、八连排长、战斗英雄吴德言等同志光荣牺牲。

曹八集战斗后,79团在华中野战军第九纵队首长的正确领导下,斗志昂扬地走上新的革命征程!

发表回复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You may use these <abbr title="HyperText Markup Language">HTML</abbr>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